黄永玉:我丑,但我妈喜欢!

时间:2017-06-06 09:10:44  点击:304


黄永玉,中国艺术圈的怪老头儿,

12岁就外出谋生,四处流浪;

14岁开始发表作品,32岁轰动中国;

年过半百还专门去考了驾照;

90岁依然不安分,偏爱红装,嗜烟如命,

93岁依然开着法拉利到处跑……


时尚先生黄永玉


而现如今,

如此放荡不羁的他,

设计的猴票和酒鬼酒包装,

却早已是家喻户晓。


黄永玉酒鬼画


黄永玉创作的水墨漫画,

自成一派,每每读来,

看似玩笑却藏有深意,

可谓嬉笑怒骂皆成画!



我丑,但我妈喜欢!”



“你他妈又吹!



“自己相貌长得不怎么样,

但总给大家好脸,当真不欺人呢!”



“也不想一想,

它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鸟是好鸟,就是话多



余五十岁前,从不游山玩水,

至今老了,才觉得十分好笑。



小屋一间,坐也由我,睡也由我。

老婆一个,左看是她,右看是她。



咱俩合资买只宠物

好不好



我把老鼠夹子当健身器



我拿耗子药当早餐



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

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悟能平生最怕悟空,

一下苍蝇,一下蜜蜂,

防不胜防也。



“2009年,黄永玉写了一幅字:

世界长大了,我他妈也老了。



像齐白石会说自己

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一样,

真正的大师往往在自己最擅长的地方,

似乎总显得那般低调。

黄永玉与齐白石


曾有记者问黄永玉:

“在您绘画创作的生涯中,

您对哪件作品最满意?”

黄老回答:

“一只母鸡生了蛋,你问母鸡,

它生下的第一个蛋

和第三个蛋好在哪里?

母鸡会告诉你吗?”

话里带着自己的风趣,

也带着几分谦逊。



人活着总要对得起这一天三顿饭,

而我只会画画和写点东西。

对于黄老,艺术是如此日常般的存在,

而若把黄老这段自己眼中的平淡人生,

搁在大多数人身上,

估计,都能吹一辈子了!



可唯有真正的大师,

能保持着自己一贯的谦逊,

从不轻浮、从不自我吹嘘!


一生混迹“社会大学”,

没有文凭,却成大师!




如今的黄永玉

看似随手涂鸦几笔就几十万,

其实作为一代“鬼才”的他,

既没有大学文凭,

也没有系统钻研过美术史。

但他创作的油画、国画、漫画、雕塑等,

为何那般炉火纯青、出神入化呢?



对此,黄老曾毫不避讳地坦言,

自己只受过小学

和并不完整的初级中学教育,

后来因为抗战爆发,

他不得不辍学开始在社会上四处闯荡。

这期间,他当过瓷场的小工,

在码头上干过苦力,

在中小学任过教员,

在剧团搞过舞美,

在报社当过编辑、干过电影编剧……


年轻时的黄永玉


但性幸运的是,这些经历,

都为他搞绘画带来了灵性。

可以说黄永玉的博学多识,

就是跟这些飘泊闯荡的收获有关,

黄老还将其称之为“社会大学”。



在他的眼里:

没念过大学的人并不证明,

日后就不能成就一番事业,

需要的是有没有“生活”。

所以老头儿十分专注于过“生活”。



当然有丰富的经历,

也不足以成得了大事,

黄永玉还具备了,

出乎常人的毅力与天分。



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

黄永玉每天工作十小时以上。

盛夏时节,他背着画箱,

顶着炎炎烈日四处写生,

饿了渴了,

就坐在路边吃点随身带的面包,

喝几口凉水。

而当时他已经年近七十。



后天的勤奋,加上自己生来的天赋,

使得他把外国的版画、

达芬奇的印象画

与中国传统绘画结合起来,

再加上自己独到的观察与觉悟,

才形成了一种自己的独特风格。


黄永玉 《痒宴》


其实,人只要敏感,善于观察,

生活就会成为最好的老师。

与其说黄永玉会画画,

还不如说他最擅长描摹生活。


黄永玉的茶画


看黄永玉的画,不同于看一般的画。

除了简洁的画笔,

还有那些不容错过的文字。

画中的那些智慧、

幽默、富有哲思的跋语,

有时长篇大论,有时短语小议,

时而令人捧腹,时而让人沉思。


黄永玉《打牙祭》


他的画和话,生活意趣十足,

看似一点都不正经儿,

时而调侃自己、时而调侃人生,

但就是在这不正经儿里,

却时时渗透着强烈的个人生命的历史感。

足以让人在笑过之余,

也可以当镜子照照,

扪心自问一回儿!


黄永玉《村居小景》


所谓读懂人性,

不是用来读别人,

最终还是读懂自己,

这样看来黄老看自己,

看得那叫是一个通透!


“玩”出来的大师,

名车云集,90多岁还玩法拉利!




黄永玉,

是一位非常爱玩也会玩的小老头,

版画、油画、国画、书法、

漫画、雕塑他样样精通,

诗歌、杂文、散文、

小说、剧本也被他玩得纯熟。



生活中,老人喜欢一切新鲜事物,

可谓无所不涉,无所不能,

更叫人羡慕的是,

他“玩”什么,都能玩出名堂来!



老人喜欢花,

索性就种了两亩多荷花,

一有闲暇就去荷塘赏荷,

从用心灵捕捉到用画笔描绘,

仅荷花的速写就画了八千多张。

黄永玉与他的荷塘


荷花的千般姿态,

都被他描摹殆尽,







评论

刷新验证码 您还可以输入个字,您最多可以输入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