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益谦:我认为收藏的前提是要有钱,没有钱谈不上收藏

时间:2017-06-13 11:05:27  点击:204

 刘益谦广州畅谈艺术品投资收藏经

  买贵是避免风险的一种方法

  “我认为收藏的前提是要有钱,没有钱谈不上收藏。”12月3日,在由广州融熙文化和艺时代公司共同策划主办的全球艺术品高峰论坛上,国际顶级收藏家、近年来由于屡次在国内外买下当场最贵拍品而名扬四海的“任性哥”刘益谦,第一个登上主题发言的讲坛,就对在场的所有嘉宾和观众抛出了这样一句话。


  在今年的广州国际艺博会,刘益谦成为这场有着20年历史的艺术盛宴里边最热的一个关键词。在他还没有来广州前,同城媒体已经从各种渠道获得刘益谦即将带着其珍藏的价值2.5亿元的8幅两宋书画珍品与广东收藏界朋友“相会”的消息。因而,尽管开幕当天大腕云集,但媒体的注意力显然都集中到了这位具有传奇色彩的收藏家身上。在今年的艺术品秋拍上,他以11亿元的天价买下莫迪利阿尼的作品《侧卧的裸女》,从而获得了比以前购买大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和唐卡还要高的关注度。


  在刘益谦主题发言结束后,南方日报记者抓住其休息时间的空隙,对这位曾经在国内外收藏界引发无数话题和争议的个性收藏家进行了短暂的专访。在正式采访前,刘益谦打开股票软件了解当天A股大盘的走势,并戏称股票市场的收成对自己很重要,“股票不涨,买艺术品的钱哪里来?”他是一位在资本市场上如鱼得水的“骨灰级专家”,对各种市场行情下的技战术应用烂熟于胸,因而在谈论艺术品市场的时候,他也很自然地借用了资本市场上的各种概念。

  作为一个一举一动都备受媒体关注的收藏家,刘益谦被南方日报记者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将来会否利用自己在公共舆论中巨大影响力来做一些对艺术品市场和行业有意义的事。他的回答干脆而有力:“我这次来广州,就是为了推动艺术行业和艺术品市场的发展。”

  谈藏品▷▶有人抢的才是好东西

  南方日报:为什么您不惜一切代价要买拍场上最贵的拍品?

  刘益谦:我认为人对美的东西、对好的东西都是有占有欲的,这是人本性的冲动。大家在收藏过程中不要怕买到赝品,买到赝品很正常,出钱出得少肯定买到赝品,你出钱出得多,买到赝品的概率就少。基于这样的理念,我的藏品几乎都是来自公开拍卖,不进行私下交易,而且专门选贵的买、选图录封面藏品买。买到赝品99%的原因是贪小便宜,想捡便宜。所以我到拍场上拍,一件东西许多人举牌跟你争,说明大家都认可它,那么它肯定就是件好东西。就像马路上有好多人排队,你就知道一定是在打折啦,紧俏货啦。


 
 


  南方日报:买贵作为一种策略在您内心的形成,是否基于以前的一些经历?意味着您以前也经常买到赝品?

  刘益谦:我以前是做小生意出身的,赝品离我一直都是比较有距离的。我认为好事都落不到我的头上。有些人看了很多书,甚至请教了很多专家,都会买到假的。其实,赝品本身就是按照专家的标准来制造的。任何专家都有局限性,只有市场是最全面的。市场有人跟你争,有人跟你抢,那说明大家对这个东西都认可。我买东西基本是挑贵的买,相对来说贵有它的道理,争的人多那才贵嘛,这是一种常识,说明作品本身就值得。或许你在拍卖中间你根本就来不及了解这件作品创作的年代,有什么故事,但我们可以通过在现场的观察来弥补,看有多少人真的在争。从贵的角度出发,也是避免买到赝品的一种方法。

谈投资▷▶艺术品不太可能有短线获利机会

  南方日报:很多人都是带着明显的投资目的进入市场的,有人评论说,这样做的风险很高,艺术品投资的暴利时代已经过去。

  刘益谦:首先,我感觉目前人的心态都很浮躁,靠搞艺术投资来获利的风险是很大的,我不建议这样做。这么多年来,我买了很多艺术品,有些买的确实也很贵,但是我从来没有卖过,我买艺术品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收藏。其次,人不能老是有一种生不逢时的感觉,人的一生就是不断学习、不断充实的过程。机会本身是给一个有准备的人的,我不认为当下的社会是个没有机会的时代,关键是准备好了没有,发现了没有。我认为任何一个时间点,对所有的人都是公平的。在当时也有很多人可以买啊,回过头可能觉得我做对了,但这都是事后的话。


  南方日报:在投资者眼里,您既是资本市场上的大鳄,同时也是艺术市场的顶级玩家。平时在这两种不同角色的频繁转换,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刘益谦:艺术品收藏和股票投资是不同的。股票投资大家都知道,主要是炒短线。你给任何一个散户讲长期持有,他都不会听你的。当下市场上,那种“买一只股票放它十年二十年,最后才成功”的案例极其少见。艺术品与股票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艺术品不太可能有短线获利的机会存在,而主要是以时间换空间——长线投资获得利润的可能性要更多一些。实际上顶尖的艺术品,藏十年以上,再拿出来基本都是翻几倍的。当年我第一次进入拍卖市场的时候买的郭沫若的书法和李可染的山水,后来都送给了朋友。如果守到现在,那个利润是很吓人的。



谈行业▷▶ 资本泡沫害了日本本土艺术

  南方日报:有艺术批评家认为,大量的资金与非理性的态度冲进艺术市场,会造成泡沫性的价格,例如当年日本经济繁荣时,他们在高位上买了很多西方艺术品,到了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根本卖不出去,造成资产严重缩水。

  刘益谦:这么说的人对这段历史肯定不了解,这里主要问题恰恰是,在日本经济发达的那段时期,日本有一些资本一方面追逐西方艺术品,同时也疯狂炒作他们国内艺术家的作品,今天看来,有泡沫的是当初被炒作的日本艺术家,把他们本土的艺术急功近利地毁掉了,而当年他们购买的西方艺术品都翻了很多倍。


  南方日报:这次您专门带了龙美术馆收藏的八件两宋精品书画来广州艺博会展出。这些作品当中,有几件是北京匡时和上海道明这两家拍卖行购买的。据了解,您是这两家公司的股东,在自己持股的拍卖行高价接盘是否会给人做局的嫌疑?

  刘益谦:这有什么嫌疑呢?拍卖公司的性质是一个平台公司,其上拍的所有作品都是面向社会公开征集而来的。虽然作品最终由委托人委托拍卖行来出售,但其所有权并不属于拍卖行,而是归于卖家本身。拍卖行只不过为买卖双方的交易提供服务并收取中介费。这两家公司能征集到这些好作品,证明他们用了心思,我既然可以在其他拍卖公司买,自然也就可以在我自己持股的公司买。换句话来说,看到匡时有好作品上拍,我出于支持的目的,更加应该买了


  南方日报:您对广东的收藏家有什么印象?

  刘益谦:广东收藏家的收藏兴趣主要集中在岭南画坛的艺术家群体,收藏对象的范围有着非常明显的地域性。这一点与北方的收藏家很不一样。众所周知,同样是岭南画家的作品,在北京和在广州价格相差很远,有些在岭南这边很火的艺术家的作品,到了北京可能就卖不了那么高的价钱。从市场的角度来讲,说明这些画家的名气和作品流通范围还局限于某一个区域,不是全国性的。我并不是说岭南画家的作品不值得收藏,而是说,藏家在收藏本区域艺术家作品的同时,也应该开阔自己的眼界,多关注外面的艺术家。艺术是没有区域性的,有对比才能对艺术有更全面的认识。


刘益谦这些年来购买的10件顶级藏品!




一、2.7亿买一张画


2016年4月5日,张大千晚年巨作《桃源图》经过近一小时的竞拍,最终以2.4亿港元落槌,加佣金2.7亿港元成交,1987年时这幅画的成交价为187万港元。买家是上海龙美术馆创始人刘益谦,他在微信中感慨,“苦战了差不多1小时,第一次为竞拍一件作品挂了电话,又三次打电话给程寿康竞拍,实在是喜欢这张画,二亿四千万竞拍成功,大千问世,谁与争锋!”


二、6171万买一张图

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从海外回流北京时,以2530 万元的价格在拍卖场上成交,创下了当时中国绘画拍卖成交的世界纪录。7 年后,这件当年曾引起轰动的国宝级文物再次出现在北京。经过长达四十多分钟的竞价,2009年5 月30 日凌晨,《写生珍禽图》最终被刘益谦以5510 万元竞得,加上佣金,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实际成交价高达6171.2 万元。



三、8690万买一部经


2015年3月17日晚,纽约佳士得2015年春季亚洲艺术周“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系列拍卖举槌,受到国际藏家瞩目。刘益谦以1402.6万美元成交(约合人民币8690万元)拍得一件历经600多年历史的明代佛经,为本届纽约亚洲艺术周期间最昂贵的拍品,也是亚洲以外地区拍卖价格最高的中国书画作品。


四、2.3亿买一只碗

2014年4月,刘益谦在苏富比香港拍卖会上以3630万美元(约合2.3亿人民币)买下了这件瓷器:玫茵堂鸡缸杯(明),使之成为史上价值最高的瓷器,并成为2014年最值钱的几件拍卖品之一。之后,这位收藏家使用这只杯子饮茶的自拍照再次引发了争议。


五、2.8亿买一幅唐卡

2014年11月,刘益谦在佳士得香港拍卖会上以4500万美元(约合2.8亿人民币)买下了这件15世纪的佛教壁挂。这宗交易的数额是拍卖前预估数字的5倍,让其超过之前的鸡缸杯,成为拍卖史上最贵的中国艺术品。


六、5036万买一本字帖

刘益谦在2013年9月的苏富比纽约拍卖上买下了苏轼《功甫帖》(约1790年),这件具有争议的作品。这件作品的真实性遭到了上海博物馆专家的质疑,他们称这是一件19世纪的临摹品,但是刘益谦却坚持说这是真品。刘益谦还举办了新闻发布会,在会上分享了高清的扫描图像以及详细的科学鉴定,以支持自己的说法。


七、7075万买一把椅子

刘益谦在2009年10月的苏富比香港拍卖上以1110万美元(约合7075万人民币)的价格买下了一件皇室家具:紫檀雕花龙椅(清),创下了当时的中国家具价格记录。虽然这比之前390万美元的预估价格上线要高出一大截,但是台湾古董商凯文·李对《彭博》说,刘“占了大便宜",在未来这件作品的价格会一路攀升。


八、9369万买一只瓶子

这件私人所收藏40余年的官窑瓷器是刘益谦在苏富比香港春拍上以1470万美(约合9369万人民币)元买下的。这件带有裂纹的瓷器是为南宋皇家制作的。


九、3123万买一座铜像

这件11-12世纪的雕像来自于亚洲艺术收藏先驱安思远(Robert Ellsworth),在佳士得纽约的专场上拍得490万美元(约合3123万人民币)。刘益谦对这件作品的幕后故事很有兴趣,据说安思远喜欢将这尊佛像放在床头,也曾经在社交媒体上发过自己穿着内衣与这座雕塑的合影。西藏坐像, 可能是施身法祖師帕当巴桑结。



十、10.5亿买一幅裸女图


上海龙美术馆的刘益谦与王薇夫妇在2015年的佳士得纽约秋季拍卖会上买下了拍卖史上价格排名第二的艺术品,将莫迪利亚尼(Amedeo Modigliani)价值1.7亿美元(约合10.48亿人民币)的《侧卧的裸女》(Nu couché)纳入囊中。这件莫迪利亚尼的画作是这位出租车司机出身的亿万富翁(据《福布斯》报道,身价约为13.8亿美元)在拍卖场上作出的最大的投资,但是,这仅仅是他在拍卖场上一掷千金的案例之一。


刘益谦王薇收藏简表1993-2011年

1993年 中国嘉德 郭沫若书法7万元 李可染画作11万
1994年 中国嘉德 陈逸飞油画作品《山地风》 286万
1997年 上海朵云轩 吴海帆《如此多娇》 册页 214.5万
2003年 北京华辰 张洪祥作品《艰苦岁月》 92.4万
2003年 北京华辰 吴冠中作品《爱晚亭》 93.5万元
2003年 北京华辰 戴泽作品《和平签约》 55万元
2004年 中国嘉德 金山石油画作品《八女投江》170万元
2004年 中国嘉德 吴冠中油画作品《北京雪》 363万元
2007年 北京匡时 文徵明《行草书诗》手卷 1111万元
2007年 西泠印社 清代董浩 《万有同春图册》 册页(十开) 770万元
2008年 北京匡时 吴宽 《行书杂诗》 手卷 694万元
2008年 香港佳士得 石涛《花卉册》册页(十开) 1574万元
2009年 北京保利 明代吴彬 《十八应真图卷》 1.6912亿元
2009年 北京保利 宋徽宗真迹《写生珍禽图》 6171万元
2009年 北京保利 陈逸飞 《踱步》 4043.2万元
2009年 香港苏富比 乾隆御制《水波云龙》宝座 8578万港元
2009年 香港苏富比 向京雕塑《你的身体》 200万元
2009年 北京瀚海"青花红彩龙纹如意耳葫芦瓶"8344万元
2009年 北京瀚海 陈逸飞油画《长笛手》3248万元
2009年 北京匡时 唐代古琴"太故遗音"
2009年 中国嘉德 宋人《瑞应图》 5824万元
2009年 中国嘉德 "釉里红团龙纹葫芦瓶"1332.8万元
2009年 北京保利 齐白石《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9520万元
2009年 中国嘉德 沈嘉蔚作品《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795万元
2009年 北京诚轩 吴冠中作品《冬天的树》45.9万元
2009年 中国嘉德 陈逸飞油画作品《吹单簧管的女孩》 672万元
2009年 北京瀚海 李晖重要作品《琥珀龙》 107.5万元 
2009年 香港佳士得 高璃作品《闲海》44万元
2009年 北京保利 陈可巨幅作品《隔岸观火》72.8万元
2010年 中国嘉德 王羲之草书《平安帖》 3.08亿元
2010年 中国嘉德 陈括 《情韵墨花》手卷 1.14亿元
2010年 北京保利 北宋易元吉 《山猿野兽图》 4295万元
2010年 上海道明宋朝唐炯《至胡宗愈伸蔚帖页》9128万元
2010年 上海道明 南宋范成大《超然帖页》 5656万元
2010年 香港佳士得 曾梵志 《面具系列》作品 2657万元
2011年 中国嘉德 周春芽 《剪羊毛》作品 3047.5万
2011年 北京翰海 周春芽 《红石》作品 1100万元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南方日报+网络整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告知古玩元素网,同行转载请声明!







评论

刷新验证码 您还可以输入个字,您最多可以输入个字。